696754868296963472_03.png

春秋战国时期青铜赏析

发表时间:2020-07-14 10:44
  春秋战国时期色青铜工艺在装饰题材上面把传统的动物纹路进一步的做了抽象画,使之逐渐的拜托了宗教的神秘色彩,并向几何纹变化。甚至还有一些反映社会现实生活题材的出现。
  

w.png

  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赏析
  
  1.东周春秋战国时期之青铜器用途及其技术和纹饰的变革
  
  周王室力量式微的东周时期,分封的诸侯力量增强,他们开始巩固并强化自己的威望,并自行生产与拥有青铜器以彰显自身的权力、告慰祖先宗庙。
  
  因此,青铜器铸造的数量越来越多,诸侯们制作更大尺寸与更壮观造型青铜器的意图也日益增强,他们希望借此巩固并提高自己、国家与其祖先的威信。
  
  对更复杂、更多精美装饰之青铜器的需求,促进了铸造方法的革新。其中最重要的技术进步可能是春秋时期使用的失蜡法。
  
  到了春秋晚期与战国早期,工匠施于青铜器上的纹饰有了很大的改变。之前的商代与西周,饕餮纹、凤凰纹、夔纹频繁出现于青铜器上;此时的青铜器上却经常出现精细复杂的几何图案,缠绕上升的龙以及狩猎、采集、捕鱼与公共祭祀仪式等场面后者均源于当时真实生活景象的描绘。
  
  2.作为王权象征以及王室祭祀礼仪的青铜器
  
  青铜器(特别是青铜三足鼎)在上古时期即被视为神圣之器,是天授王权与拥有无上权力者祭天资格的象征。“禹铸九鼎”象征了上天将天命授予夏禹和其继任者。
  
  中国古代历史记载,夏王朝当道德败坏沦丧之际,也就失去了上天的庇佑与厚爱,九鼎便落入取而代之的商朝之手。数百年之后,商失德,九鼎则被周王室获得,一直保有九鼎直到秦始皇于公元前221年再获九鼎。
  
  因此,中国古代,唯有统治者得以拥有并且在公开祭祀中使用鼎这一神器,这样的双重意义提醒百姓,其统治者受绝对天命,并有助于统治者与上天和自然的力量接触,以祈求国家与百姓的福祉。
  
  由此,统治者受到了上天、鬼神与祖先的庇佑,能统御自然、风调雨顺,进而确保辖下万物滋生、无灾无祸,国泰民安,千秋万世。
  
  3.古代青铜礼器上装饰元素的作用
  
  中国古代尤其是上古三代,极重视祭祀上天、鬼神与祖先,同时也重视对于重大事件占卜以预知吉凶。青铜器上的纹饰本身被认为用来抵消来自于神鬼世界或是自然界的不吉力量。
  
  它不仅仅有助于主祭的统治者与鬼神世界的接触,而且若在祭祀时正确使用,鬼神与祖先更能赋予统治者克服与掌控邪恶与消极因素的能力,进而增进平安吉祥。
  
  这些神圣器物上的装饰当然也能产生视觉上的冲击力,有助于营造祭祀场所的气氛,增强仪式的庄重感,使旁观者对主祭者、鬼神与祖先的威仪留下深刻的印象,产生敬畏之心。
  

fg.png

  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工艺
  
  在制作工艺上从商周到春秋战国时期,从开始的浑铸发展到分铸,后来又采用了焊接、镶嵌、蜡模等新的技术新的方法,让青铜器一路发展下来样式有了更丰富多彩玲珑精致的变化,这项艺术技能也达到了历史水平的最高。
  
  关于青铜器的演变和创新,鼎的式样在春秋战国时期变化是最大的。在春秋的早期鼎的腹部一般是宽而浅的,立耳微微向外伸张,马蹄型足底。
  
  到了春秋晚期到战国这期间鼎的款式变为有盖子的,这是一种新的款式,在子上一般都有三个环纽,耳朵改为在鼎腹的两边,而不是在口缘上了。
  
  战国晚期的楚国鼎更是增添了浓厚的地方特色:直耳微倾高足。本身鼎的造型是在曲线的中间有直线,显得整体刚劲有力,并且不同的用途赋予鼎的名称也有了不同。
  
  鬲,春秋战国时期的鬲檐口是平的,没有做耳的设计,足底也逐渐变的低矮,这大概跟烧制的灶的改进有关系;甗的造型是由商周的甑和鬲的合体改成了分体式,就是将甑和鬲进行了分开的的铸造。
  
  制造简单了,使用也更方便了;簋在原造型基础上加了方形底座,形成了圆形与方形的对比;敦,这是战国时期创新的一个工艺品类,是由两个半圆组成合成了一个球形,是一种食器,它的三足底和盖子的三个环纽也都是圆形的,整个的器体构成了一个原的统一体,造型上也出现了别具一格。
  
  簠,春秋战国时期的簠在菱形斜壁的器体中间增加了直壁进而扩大了原本的容量;豆,在这个时期的豆把手又细又高方便了拿取,并且也增加了盖子,当盖子翻过来的时候还可以充当盘子使用,大大的提高了实用性。
  
  豆在造型上采用了曲线型优美的球体所组成;壶,这款器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款式繁多,最早的壶是作为提携用的,后来发展了很多种用途,还代替了尊的地位作为礼器赠送。
  
  春秋时期的壶形态美丽,大多是用莲花花瓣的造型作为壶的装饰。河南新郑出土的莲鹤方壶就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用龙的造型雕饰耳,用兽足的造型作为足底,盖子上还有两层向外开张的莲花花瓣,花瓣中间还立着一只准备展翅高飞的鹤。
  
  战国时期的壶一般护体的最大直径是在腹中的位置,在两边设计有兽面衔环的耳,这种风格形成了汉壶的雏形。另外有提梁壶,上面加了链条方便携带。
  
  除了圆形的壶之外还有扁形的壶,用来区别里面装的不同品种的流质,像水或者酒。像战国中山王墓出土了两个壶,一个里面装的是青翠色的酒,另一个装的黛绿色的酒,在形体上就可以区分开来。
  

2.png

  1970年山东诸城出土的鹰首壶,在壶口和盖子上做出了鹰首的造型,盖子和壶体是用活扣的链环相扣的,既能打开又可以避免脱落,在当时是一件极具特色的作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