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754868296963472_03.png

西周时期青铜器的摆放讲究

发表时间:2020-07-13 11:45

  西周是古代铜器发展的重要时期。在这段时间内,青铜冶炼的技术得到了很大的进步和发展。许多工艺精美,造型雄奇的青铜器在此时也现世,并且上面多半都会伴随着长篇的铭文。其中包括青铜器、乐器、兵器、食器以及其它的器具等。这也为日后的历史考究提供重要的线索。
  

3.png

  一、青铜器以"礼仪"承载的方式存在
  
  在西周时期,人们日常生活中的"礼"以两种的形式存在,第一种形式便是常规的礼仪,另外一种形式便是礼仪承载物的"礼器"。礼器是举行重大仪式的主要道具,所需要的礼器在种类、数量、位置的摆放和排列的方式方面都是非常讲究的,并且都会和礼仪有所对应。
  
  中国自古就有"事死如事生"的厚葬习俗,也将西周的历史文化以及规章制度很好的通过随葬礼器保存了下来,为后世留下了很多更有价值的历史信息。
  
  二、青铜器为墓中人身份的确定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就西周的墓葬而言,青铜器成了判断墓主人身份的重要依据之一,并且这些随葬的物品当中还会出现数目较多族徽和人名。一般墓主人的生平介绍会出现在特定位置的青铜器上面。通过这些铭文的介绍,后世的考古人员得出的结论也会更加的准确合理,有依据可循。
  
  三、西周时期,食器早已成为墓葬中重要的随葬品之一
  
  近年来,湖北随州叶家山、陕西宝鸡石鼓山等新发现的西周初期墓葬出土了大量珍贵青铜器。随着器用认知的不断深化了解,为我们进一步挖掘这些青铜礼器蕴含的史料价值和进一步揭示周初历史文化面貌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叶家山西周墓地反映了西周封国(曾国)的墓葬情况。其中,"曾侯谏"墓出土食器方鼎、分裆鼎、圆鼎、簋、甗、鬲,共十三件;酒器爵、觯、尊、卣、漆壶铜釦,共七件;水器盘、盉,共两件。
  
  宝鸡石鼓山墓地处于西周统治核心区域——王畿地区,其中食器组合壁龛占出土青铜礼器壁龛的3/5,而另一个墓坑中更是出土有食器鼎、簋、甗、簠、甑,共三十八件之多,接近墓葬出土青铜礼器总数的80%。
  
  从上述两处墓葬青铜礼器器用组合反映出的特点并结合过去发现的同时期王畿、封国及地区性宗族墓葬,我们可以发现,西周统治核心区域内铜器墓随葬铜礼器组合,与叶家山曾侯、羊子山鄂侯、琉璃河匽侯及疑似管国故地的郑州洼刘等西周封国以及大河口霸氏等地区性宗族墓葬之随葬铜器组合,特征一致。
  
  这说明,早在西周初期,周人已经在使用一套很完备的食器,(食器:鼎(方鼎、圆鼎、分裆鼎)、簋、甗;酒器:爵、觯、尊、卣;水器:盘、盉)。周人的文化特质随着封邦建国与文明同化,传播到更了更为广阔的地区,因而在空间与时间上显示出持久而顽强的生命力。
  

2.png

  四、墓葬中空间位置与物品摆放所蕴含文化信息
  

  在西周的墓葬中,随葬器物的摆放位置及其与其他器物、墓主人遗体的相对空间位置,往往赋予其特定的象征意义。大致说来,在器物基本组合较一致的情况下,摆放位置上存在着几大类分置;食酒水器分置、酒水器聚置、食器分置酒水器两端三种情形。
  
  前两种分置通过食器鼎、簋组合等的绝对优势数量体现出周人重食的文化特征;将食器分置酒水器两侧,突出酒器地位的置器方式可能与周初的殷商遗族有关。
  
  如果从器物基本组合层面来看,周人的文化特性被普遍遵循,而从置器位置等器用方式上看,可将青铜器器用组合关系分为如下几种关系来考量:
  
  1.功用组合:指不同功用的器用组合。一套完整的功用组合应包括礼器、乐器、兵器及车马器等,这个功用组合与墓葬中随葬的陶器、玉器及其他材质的器物共同构成贵族墓葬必备的完整组合关系;
  
  2.器类组合:指青铜器不同器类之间的组合,具体指食器、酒器、水器、乐器、兵器、车马器等类别;
  
  3.器种组合:指青铜器不同器种之间的组合,是相对于器类的下一级组合,具体指食器中的烹煮器与盛食器、酒器中的温酒器、盛酒器与饮酒器、车马器中的车器与马器等;
  
  4.器形组合:指同种青铜器不同形制之间的组合。如食器鼎中的方鼎和圆鼎、鬲中的分裆鬲与联裆鬲、酒器壶中又有方壶与圆壶、乐器钟中更是存在着甬钟与钮钟等。
  
  5.器件组合:指同种青铜器相同形制之间的数量关系。如食器中用鼎、用簋数量,乐器编钟数量等。
  
  由此可见,西周时期墓葬铜礼器摆放位置因等级、地域、族群的不同也会存在着一定的差异。
  

1.png

  迄今为止,西周的青铜器任然在我国的内蒙古、辽宁、甘肃、河南等地都有分布。王臣铸成的青铜器占比是最多的,诸侯国的青铜器多以姬、姜两种姓氏的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