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754868296963472_03.png

青铜器的历史演变以及夏朝青铜器的种类和造型

发表时间:2019-12-23 11:37

  夏商周时期,青铜器发展已经到达了顶峰,所以被称为青铜器时代。青铜器的发展经历了很多年,才慢慢趋向于成熟。在众多青铜器中,青铜器礼器是最引人注目的,象征着权利和尊贵。


dsa (9).png


  在礼制盛行时期,青铜器作为王权的象征,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尊贵,但随着西周末年周王朝的衰落。


  青铜器所象征的礼制意义也不复存在,有实力的诸侯纷纷“僭越”铸鼎、铸簋、铸各种展现自己实力的青铜器。可见,青铜器始终都只是统治者们“权利的游戏”。

  藏礼于器

  从青铜器造型艺术来看,青铜礼器是最引人注目的。

  早期统治者制定出整套礼制,规定了森严的等级差别,以维护奴隶制统治秩序。礼,是统治的需要,是维持统治的重要方式,也由于上层阶级对礼制的加强,一些用于祭祀和宴饮的器物,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成为礼制的体现,这就是所谓的“藏礼于器”。

  商朝和周朝是礼制流行的时期,特别是从周朝开始,为了维护宗周统治的分封制,周公旦将上古至殷商的礼制进行大规模的整理、改造,并创建了一整套具体可操作的礼制,包括饮食、起居、祭祀、丧葬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被纳入“礼”的范畴。

  青铜器当时作为一种稀有物,象征着尊贵和权力,祭祀作为国家的头等大事,为表重视和崇敬,故多用青铜器。

  权利的游戏

  祭祀是礼制最重要的部分,而青铜礼器也大多用作占卜和祭祀。

  那个时候,人们崇尚神权,国家要打仗必先占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要“神”的旨意和力量,上至国之大事的祭祀和战争,下到风雨的有无,年岁收成,出入吉凶等等。由此,巫师这一代表“神”旨意的群体对国家进行了实际性统治。

  神权来源于夏商周的宗教信仰,这种宗教信仰是一种初民宗教,和所有宗教起源一样,在人们对自然与社会认识非常模糊的时候,神权悄悄萌芽产生。

  人们相信,通过占卜、祭祀等巫术活动能与神灵进行沟通,而作为人与神的“中介”,巫师、大祭司一系列神职人员成为了当时不可或缺,又备受尊捧的角色。

  这个时期的王权同样来源于神权。实际上,早在夏朝,就有“君权神授”这一说。统治者自称“天子”,告诉人们自己是上天选定的世俗世界的代言人,他们利用宗教鬼神进行统治,将自己的权利说成是神授的,把法律说成是神意的体现。

  在平民百姓心中,王权就是神权,因为在当时的历史时期,人们炙热真诚地信奉“神”,青铜器作为一种祭祀礼器,直观地反映着弥漫在当时社会中的宗教意识,其造型大都凝重、庄严,纹饰也显得神秘怪诞。

  同时,借助青铜器的神秘怪诞营造出的一种恐怖肃穆的气氛,也可以保持并强化神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实质也就是强化王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fd (2).png


  夏朝青铜器的种类和造型

  夏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据史书记载,夏朝的第一位国君是禹,至桀而亡,共经历了14世,17王。


  夏朝人活动的中心地区在西起今河南西部和山西南部,沿黄河东至今河南、河北、山东三省交界处,南接湖北,北入河北。河南西部的河洛流城,是夏朝人居住的中心。

  在考古学上,能够对夏文化作出证明的是二里头文化及十里头文化类型的遗址。二里头文化得名于河南偃师县二里头文化遗址的发掘,同类型的遗址还有郑州洛达庙、陕县七里铺、洛阳东干沟等遗址。整个二里头文化期大约为公元前1990年至公元前1600年,属于夏代历史范围。

  二里头文化期的青铜器有小件工具和兵器,如小刀、小钻、鱼钩、戈、簇等。出土的青铜礼器只有爵,其特点是流狭长而较平,尾短、无柱,或有两个矮小的柱,底平,体较偏,下有三足。

  体型有长体束腰式、长体分段式和短体束腰式等,二里头文化期出土的乐器有青铜铃。二里头文化期的青铜器一般无纹饰,但有少数器物上有乳韦丁纹的雏形和变形的动物纹。


dsa (2).png


  夏朝时期,青铜器已经开始使用了,只是制作工艺还不是很成熟。夏朝时期的青铜器有小件的工具和兵器,一般没有纹饰,造型也不是很精美,后来才慢慢发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