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754868296963472_03.png

青铜器目前的仿制手法以及青铜器市场价格

发表时间:2019-10-15 09:33

  青铜器的出现,是基于实用性的目的,然而经过我们中华儿女的心灵手巧,它同时又变成了无与伦比的艺术品。


fdsa (12).png


  所以在当下,青铜器,在国家允许流通交易的范围内,价格普遍比较高昂。这当然,同时就培育了一个行业的兴起,就是仿古青铜器的制作

  第一种,全器皆伪。

  如上海博物馆馆藏的西周晚期的“师兑簋”,按原器翻铸,尺寸与原器相似,但比原器重了260克。熟悉青铜器比重的藏家,用手一掂量,即可感知。

  又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一件“子幅觯”,整器由凤鸟纹等纹镂刻而成,但纹线死板,纹饰呆滞,同时器表是用漆皮做的底。


  这当然是官方出于保护的角度做的仿制品,然而,如果是在市场上,可就是当真品来卖的了。

  所以说,其实,青铜器的比重,也是个比较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另外,纹饰这块,肯定是最好的鉴定参考信息之一。


  毕竟,要按照古人那样手工做模来铸造刻画出青铜器那么精美细致的纹饰,耗费的时间跟成本,实在太高,所以,一般除了官方机构偶尔为之,民间做仿品的,基本不会太讲究的。

  第二种,器物部分为伪作。

  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一件商代“父乙觯”,器身为真器,但作伪者在其口部加上了一个流,并在腹上部又加上了一个饰物,成为一件古代无此形制的觯,不伦不类。

  但是,也不能因为其中的部分不符合时代特征,就全器否定,可以多试想一些作伪的可能性,不然就容易以偏概全,做不到客观的鉴定。

  第三种,拼凑真器残片做成伪器。

  此种藏品的鉴定最为困难,需要仔细观察各个部位的衔接痕迹是否自然。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一件“商代卣”,器身与梁的纹饰风格不同。

  仔细看,梁环有焊接痕迹,表明梁与器身原不属一器。虽其均用商代青铜器残件做成,但整个卣应为伪器,因为卣无此形状提梁。

  第四种,器真铭伪。

  这其中又包括两种情况:其一,铭文全伪。铭文或用刀具斩刻而成,或用化学药品腐蚀而成。


  内容或仿某一真器铭,或拼凑,或随意杜撰。由于戈、剑的平面部位易于伪刻,所以在戈、剑上伪刻铭文较为多见。其二,在真铭外,加刻伪铭。

  第五种,器真而花纹伪。


  即在真的素面或花纹少的器物上伪刻花纹。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商代制造的“父已壶”,原为战国素面壶,作伪者在其身上伪刻了商代的兽面纹。目前在市面上流通着的青铜器,绝大部分,皆为第一种情况的作伪产品。

  其实,商周到秦汉时期,我国青铜器工匠的铸造水平极其的高,是我们处于现代科学时代的人都难以想象和企及的高度。


  汉代之后,青铜器铸造水平直线下降,这从现代科学仪器分析就可以得出结果,古人对于铜的提炼、配方之合理都是我们十分难以想象的。

  甚至于,现在,借着科学仪器之后,我们才能将出每一种金属含量起到的作用分别是什么,然而,这毕竟都是一种马后炮的行为罢了。

  最遗憾的就是,我们中华文化,自古就不喜欢用数据化来讲科学,所以后世研究起来比较费力。然而,恰恰也是因为我们的无数据化,才能最大程度地解放人民的创新与创意,才能诞生出我们伟大的中华文化。


fdsa (10).png


  青铜器市场价格

  2014年以前,青铜器受国家文物法律法规保护,禁止随意在市场流通和拍卖;上拍必须是1949年前出土、并有明确著录的才可以。


  因此,青铜器拍卖市场主要集中在欧美地区,一些高价精品通常进入到博物馆等公共收藏机构以及富有实力的私人藏家手中。

  涨幅不如明清官窑瓷器。自古以来中国青铜艺术就是站在中国所有艺术品之上的,清末民初时候一件古代青铜器就可以交换几十件乃至几百件清三代官窑器。

  1993年,伦敦苏富比拍卖的一件西周青铜簋价格是84万英镑,同时上拍的一件乾隆官窑器粉彩百鹿尊才2万英镑,青铜器价格超乾隆官窑瓷价格42倍之多。

  而今天,明清官窑拍卖价格过亿,几十倍于青铜器的价格,明清官窑瓷20年的涨幅是青铜器难以企及的。


  有关专家认为,国内青铜器市场长期萧条,是缘于青铜器收藏存在两大“硬伤”,即文物法规的管制和制假泛滥。国内也可拍卖青铜器,“中国首届青铜礼器专场”受到众多买家追捧

  2014年,已经成为了南方拍卖公司领军人物的元亨利贞拍卖又让人们惊喜了一次,2014年秋拍推出的国内首个青铜礼器专场引发了藏家热切关注。

  不仅带来“白手套”成交结果,更在市场调整期内成功发掘了一个突破性板块,也成为整个青铜器市场变革的标志。整场拍品共计16件,100%成交,总成交额过亿,其中9件拍品成交额破千万元。

  此次“青铜礼器”专场首件拍品为商晚期的“青铜兽面纹觚”,以150万元起拍,最终以832.25万成交。首件拍品就破百万成交,给本次专场开了一个好彩头;

  参与了本次拍卖的业内人士认为,青铜器属于国之重器,国家一直不允许公开拍卖和交易。但元亨本次专场开先河、破坚冰,并得到了国家文物部门的许可,具有很好的实验作用,说明国家文物局在严格执行文物法规的情况下,也有所解压、突破和创新,国内的收藏家现在不出国门就可以买到青铜器。

  长久以来,青铜器没有搭上中国艺术品市场狂飙的顺风车。但近年来十分活跃的近现代书画、当代艺术等持续低迷,而青铜器拍卖成为新亮点,表明青铜器收藏重新回到公众视线。

  青铜文化在中国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其历史价值、学术价值要远远高于字画和瓷器。因此,如今青铜器仍然处于价值低估值阶段,也为青铜器保值升值提供了充足的空间。青铜器作为一种世界艺术,在海外一直是世界藏家追捧的焦点。


fdsa (5).png


  在中国古代艺术品中,唯有青铜器的艺术价值是被全世界一致认可的,在世界任何一家大的博物馆几乎都设有专门的中国青铜馆,这充分证明了中国青铜器在国际上的地位。